• Global Site

    《安定洞察》圖拉的長城:魏建軍的超越與胸懷

    新聞分類:媒體新聞
    更新時間:2019-06-14
    分享:

    6月5日,兩國元首共同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參觀了長城汽車俄羅斯圖拉工廠下線汽車展,并在哈弗F7的汽車引擎蓋上,欣然簽下名字。


    長城汽車俄羅斯圖拉工廠竣工吸引了中俄兩國元首的目光。

    6月5日,兩國元首共同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參觀了長城汽車俄羅斯圖拉工廠下線汽車展,并在哈弗F7的汽車引擎蓋上,欣然簽下名字。


    1954年,新中國開始第一個五年計劃建設,蘇聯全面援建長春一汽,“解放牌”卡車的誕生翻開了中國汽車工業第一頁。今天,由一個民營自主汽車品牌——長城汽車,帶頭以全套設備工藝技術輸出俄羅斯,揭開中俄汽車交流歷史嶄新的一頁,讓中國汽車人何等振奮,何等感慨!

    從1998年第一款長城SUV出口海外,到今天中國首個涵蓋沖壓、焊接、涂裝、總裝四大生產工藝的整車制造廠 ——長城汽車俄羅斯圖拉汽車廠建成。魏建軍整整20年“耐得住寂寞”的不懈堅持,終于開創了中國汽車工業的新天地。恰恰是草根出身的民營自主們,給中國汽車爭了大面子。

    長城汽車圖拉工廠是中國本土汽車業在海外建設的最大整車廠,項目投資5億美元,歷時4年,規劃年產15萬輛,本地化率達到65%。全面導入先進的工藝和自動化設備,主焊線自動化率達到100%,分焊線采用NBG自動換模裝置,能夠實現3款車型自動切換。圖拉工廠不僅展現出中國汽車制造水平新高度,更是中國汽車工業由大變強,進入全球化質的轉變的最新詮釋。

    據悉,基于全新平臺打造的哈弗F7被稱為全球車型,擁有同級最強大的全地形智能四驅系統,涵蓋標準、運動、泥地、沙地、足以應對俄羅斯惡劣的氣候與路況條件。

    魏建軍說,我們目標就是長期在某個地區,為當地用戶提供一流的車型和服務。


    自2018年起,中國汽車市場連續十多年的“井噴式”的高速增長走到拐點。企業和品牌由以往增量市場的競爭,轉向存量市場競爭的新格局。從2015年開始建設的長城汽車俄羅斯圖拉工廠當下建成投產,不知道是恰巧撞上好時機,還是出自魏建軍的戰略性提前布局?他的回答是,“長城汽車不能只在家里考第一,一定要率先走出去,到外資品牌的家門口去競爭。”

    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魏建軍是長城汽車的創業者,眼光和抱負沒有任期的限制。圖拉工廠的落成,表明了長城汽車要在海外市場打造一個全球化中國品牌的決心。

    魏建軍目光敏銳地看到:汽車產業的未來一定是全球化的,做汽車品牌不國際化就沒有價值,也無法生存。長城汽車現在走出去恰逢其時,21世紀的品牌戰略就是全球化,證明自己出色,必須是全球化的品牌才行。你看海底撈都開到英國去,我們做汽車的再不出去,會讓人罵,中國汽車必須要走出去。

    2018年,長城汽車實現出口46995輛,同比增長20%。而長城皮卡更是連年保持中國皮卡出口排名第一。20年來,長城汽車在海外的銷售網絡覆蓋俄羅斯、南非、澳大利亞、中南美洲、南亞、中東和非洲等地區,累計銷量也突破了60萬臺。也許這些成就,今后只是長城汽車沖擊國際品牌的一個鋪墊。

    在魏建軍的籌劃中,長城汽車哈弗品牌SUV“5-2-1”將利用5年時間,實現年銷售200萬輛,成就全球專業SUV第一品牌。這其中,俄羅斯市場的未來發展會起到舉足輕重作用。


    從當年粗放的靠廉價產品出口,到從產品、銷量、質量、服務全面打造全球品牌,新的挑戰,出現在中國所有本土自主品牌面前。面對挑戰,魏建軍務實而且低調。他說,“想要在海外建立起品牌力是需要時間的,至少需要10年以上,所以長城汽車一定要耐得住寂寞。”

    魏建軍說,包括我們在內,國內汽車企業會做品牌的不是太多,一說就是性價比,沒什么價值觀,缺乏文化,缺乏生活場景,也缺乏品牌內涵,所以我們一定要改變以往的理念,未來走向海外的時候,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品牌,然后才是市場、商品、技術。


    在他的心目中,長城汽車要在海外上立足的市場策略已經浮出水面:“把產品做窄,并且要有銷量明星單品的誕生,只有這樣,對品牌才有價值。”因此圖拉工廠的第一個車型選擇了銷售明星“全球車”哈弗F7,旗艦產品H9也在規劃之中。

    很多年前,筆者就特別贊賞長城汽車的口號“每天進步一點點”。但是20年的積累的進步,一抔抔黃土已經累積成高山。自主品牌曾經是低質低價的代名詞,而在長城汽車俄羅斯圖拉工廠,每臺整車出廠前,實施100%靜動態檢驗,由路試檢驗員對車輛進行100%路試檢驗,確保整車每個環節滿足質量要求。

    在圖拉的長城汽車,已經讓中國品質成為榮譽的象征。


    談到長城今后的技術創新,魏建軍胸有成竹:長城汽車2030年前走的是全方位技術路線。要想具備全球化的水準,發動機要做得很好,成本要低,熱效率也要出色。而在新能源領域,中國市場的要求是最高的,既要適應中國市場政策需求,還要具備兩種甚至三種模式。純電車補貼退坡之后,廠家和消費者可能會變得更加理性,不再追求那么高的續航指標。長城汽車動力方面將涵蓋傳統動力、混合動力、純電動,包括氫能源我們都做了技術儲備。自動駕駛L3級、L4級別我們也在做儲備。

    具體到俄羅斯市場,像圣彼得堡的最低氣溫是零下30度,這個溫度對純電車來講,挑戰很大,當然也可能會有新的電池問世。但在我看來,混動車型在俄羅斯市場一定會出現。

    共享化方面大家都在嘗試,這個領域比較有技術含量,很有挑戰性。今后到底是共享還是分享,以目前社會的發展,我認為應該是分享大于共享。因為共享還是重資產,分享則不同。


    自古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燕趙后人魏建軍也頗有“壯士一去不復還”的憂患意識。他調侃說:我們到底死在國內,還是死在國外?長城汽車還是選擇死在國外,怎么也要去挑戰。我們自主品牌只要走出去,生存的機會還很大,不走出去只有死路一條。

    魏建軍說,就是這么一個簡單道理。我們借助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和勢能,加上 “一帶一路”大戰略,國內市場現在壓力很大,我們會繼續堅持走出去。

    經過20多年發展,從技術的角度、產品質量的角度,中國自主品牌能做好汽車,這個事實已經越來越為國內外消費者所信服。魏建軍說:我們能不能駕馭好海外市場,遵守人家的法律和當地的融合性,包括控制風險,這是需要我們歷練的,包括我們在國外如何去做好品牌,這是需要我們去學習接受挑戰的。站在一個更高的格局看,現在應該是走出去的好機會。


    作為“一帶一路”的倡議國和積極參與國,中國和俄羅斯雙方政府對于圖拉工廠項目的重視,遠超雙邊貿易合作的范疇。魏建軍說,我們在俄羅斯投資的初衷,不只把目光投向獨聯體、中亞這些國家,包括東歐、北歐這些國家我們也可以輻射到,我們也在這方面做了相應計劃。但最終還是當地經濟條件決定汽車消費熱度,我們目前計劃在哈薩克斯坦、白俄羅斯這些獨聯體國家建立輻射網絡。

    圖拉工廠也將為其他中國汽車品牌產品提供代工和組裝,幫助更多的兄弟企業走出走向海外。

    這,就是長城和魏建軍的胸懷。

    伦理剧